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虽然我不是许霆的委托辩护人,但作为一个社会人,特别是一名律师,在当前“盗窃无期”或“无罪论”都不能让民众满意,本案不能达到社会效果与法治效果相统一的情形下,我对本案有一些看法和观点,不吐不快!因而,远在重庆的我,提笔写下这段话,也算是我这个社会人对社会尽的一份责任吧!作为一个公开辩护人,希望你们能够通过网友的传播看到此文,在审理案件时参考!

  一、关于网友在“定性盗窃金融机构”的前提下要求减轻至无期以下处罚的问题,公开辩护人认为,可以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执行(但本人的信仰反对此做法)。

  根据《刑法》的规定,任何案件要减轻处罚!只有具备《刑法》第二章第一节涉及的不满十八周岁、精神病人、又聋又哑的人或盲人、正当防卫、紧急避险、犯罪的预备、未遂和中止、从犯、胁从犯和第四章第三节的自首和立功的情形才有可能。否则就只有应网友的要求根据《刑法》第63条就本案的特殊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减轻处罚!

  二、关于网友在“许霆恶意取款并为了占有辞职回家”的前提下要求无罪的问题,公开辩护人认为本案不能按照无罪处理!

  首先,网友在看到许霆重审中的无罪陈述与辩护后,纷纷“倒许”予以驳斥!并将本案杨、吴二位辩护律师也牵连进去,说明网友的民众意识不接受其“无罪”!

  其次,有网友认为属于不当得利,许霆将钱还了就无罪的问题。公开辩护人认为不能单独以不当得利处理。大家都知道,《刑法》是司法中调整各种社会关系的最后防线,一般都通过公权力予以实施。也可以这么说,当民事违法达到一定程度就构成刑事违法。如果任何违法行为仅仅用民法来衡量判断,那么根据不当得利的定义:“没有合法根据,或事后丧失了合法根据而被确认为是因致他人遭受损失而获得的利益。如售货时多收货款,拾得遗失物据为己有等”。难道盗窃罪的行为人盗窃所得不也是一种不当得利?为什么还要被处以刑罚呢?

  三、关于如何定性本案,让本案达到社会效果与法治效果相统一的问题,公开辩护人认为应定性为侵占,将本案裁定驳回公诉,如银行起诉则处2-5年有期徒刑。(用现有理论可以解决!)

  《刑法》规定的四个犯罪构成要件虽然是判断此罪与彼罪的本质特征,但是从本案犯罪构成的四个要件——即犯罪嫌疑人①主观方面、②客观方面以及③犯罪主体与④犯罪客体来看,本案的犯罪主体不存在区分盗窃罪与侵占罪的法律问题,侵犯的客体都是他人的财产权,客观方面都可以表现为与盗窃一样的悄悄捡或者悄悄拿别人财物的秘密手段,其主观方面也都是非法占有!因此,本案如果简单从犯罪构成要件来区别,根本无法区分盗窃与侵占。何况,从语义上来讲,既然是“要件”,就是指“主要的条件”,那就应该还有其他“次要的条件”!因此,在“要件”基本相似的情形下,就只有结合本案其他表现形式的“次要的条件”才能够准确区别本案是盗窃还是侵占!本案中盗窃与侵占的区别在于: